分类
期权新手入门

加密貨幣去中心化是未來趨勢?

藍濤亞洲總裁兼東海大學智慧轉型中心執行長
最近台灣發生大停電,之後從南到北小規模停電不斷,引發民眾對缺電的疑慮。除了能源供給需重新檢討外,另外一個問題是電網韌性不足,無法因應短期電力高峰需求。台灣屬於大電網,只要某個環節出問題,便會影響整個電網,未來需轉型向歐美分散式電網及智慧電網。
其實不僅電網,供應鏈也發生激烈變化,一樣強調韌性。在地緣政治、新冠疫情和俄烏戰爭影響下,全球嚴重斷鏈,導致短鏈、多鏈格局,成本上升,未來形成美國和中國兩大本營。
未來世界的贏家將是那些懂得全球布局、策略聯盟、平台打造、資源整合的企業。特斯拉同時在美、中、德有超級工廠,再以英特爾為例,最近宣布未來十年在歐盟投資八百億歐元,第一階段將在多國投資三三○億歐元,打造研發、製造、封裝生態系。最主要十二吋廠在德國,其它製造地點還包括愛爾蘭及義大利後段封裝廠,研發中心則設在法國及波蘭。
歐盟剛通過四三○億歐元晶片補助,很大一部分可能流向英特爾。此外,英特爾更深耕美國,未來十年計畫投一千億美元,共有八座晶圓廠,並爭取國會剛通過的五二○億美元晶片補助。簡單的說,英特爾避開在亞洲與台積電、三星正面交鋒,以歐洲和美國為主戰場,爭取政府補助,結合當地合作夥伴資源。英特爾不一定能成功,但有美國政府撐腰,輝達、高通已表示會使用英特爾服務。
全世界去中心化潮流並非只由大企業帶動,主要驅動力量來自區塊鏈,其去中心化特性正改寫我們所熟知的世界,相關衍生應用包括De-Fi(去中心化金融)、加密貨幣及NFT。在Web3時代,力量從平台轉到個人,形成去中介化、去中心化,互聯互通。
台灣並沒有準備好面對一個去中心化的Web3時代,我們的思維還停留在過去。中美地緣政治大戰使台灣地位更加重要,讓我們以為世界不能沒有台灣而沾沾自喜,認為半導體是「矽盾」,企圖打造台灣成為全球半導體產業中心。但拚命建設結果,導致台灣缺電、缺人,產業發展不平衡,也與淨零碳排目標漸行漸遠。
全世界各國都不希望半導體產業集中在台灣,除了軍事風險外,還有能源及其它風險,而且這和未來去中心化趨勢背道而馳。除了小英總統外,最希望台灣集中在本地投資科技產業的應該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陸認為兩岸終將統一,但如果資產在美國或歐洲,中國將無法染指。
面對世界變局,台灣需有新的設計。政府的計畫是將台灣打造成為全球「高端製造」中心,但沒有考慮到基礎建設是否足以支撐這個願景。台灣現在的成功,一部分是根植於以往錯誤資源配置,過於廉價的電、水、人力,讓我們沒有善用資源的概念。「台灣製造」是否可以取代「中國製造」?即使政府強調「高端」,也有很多疑慮。我們不要陷在「Made in Taiwan」的迷思中,而應走向「Powered by Taiwan」(台灣驅動、台灣創新)。
最近美國邀請聯電赴底特律設廠、鴻海打造MIH平台,這些都指引出未來新的可能。走向世界、徹底改變商業模式,台灣才能在新經濟潮流中勝出。
【2022-04-06 聯合報 A7 財經要聞】

為什么去中心化是未來?

去中心化使互聯網不受審查。有很多 “另類 “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Parler、Gab等)聲稱支持言論自由,但如果它們不是去中心化的,真的可以信任嗎?請記住,不僅僅是社交媒體公司控制著應用程式上的內容;在移動應用程式中,服務器所有者、政府和應用程式商店運營商同時控制著應用程式上的內容,例如,iPhone版的Parler現在對仇恨言論進行審查,以便它能出現在蘋果的應用程式商店中。(我們不是在縱容使用仇恨言論。我們只是說,沒有一個中心化的應用程式可以被信任,以保護它和更多良性的言論),

這給我們帶來了圍繞去中心化網路的最大爭議:有什么可以防止非法內容被上傳?在聯合社交媒體應用程式的情況下,服務器所有者負責節制,但像IPFS這樣的無服務器模式呢?事實是,沒有簡單的答案。共識可以用來決定誰可以發帖,但如果現有的社交媒體有什么可以借鑒的地方,”加票 “系統可能會被濫用,

雖然非法內容是一個合理的擔憂,但我們個人并不認為這是一個完全回避去中心化的理由。如果出現最壞的情況(請記住我們談論的是非常新的技術),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網路將以類似于 “表面 “網路和 “黑暗 “網路的方式共存,但我們不相信這將發生。更有可能的情況是,基于服務器的協議將在流行程度上超過無服務器的協議。就像 “正常 “網路一樣,將有經過消毒和未經過消毒的地方來容納各種用戶。

讓我們轉到加密貨幣。加密貨幣本質上迎來了一個不受銀行和金融監管影響的新經濟,中間人已經完全被排除在外,貨幣供應量由一個固定的算法控制,其結果是自由貿易的巔峰,

為什么這是件好事?它降低了進入金融業的門檻,它可以用來繞過經濟制裁。它為遭受通貨膨脹的國家提供了一種替代貨幣。有較低的交易成本。有限的貨幣供應意味著它不能被貶值,

我們現在不會去討論所有這些問題(也許在另一篇文章中),我們承認,目前狀態的加密貨幣是需要改進的。但沒有理由認為這些漏洞都不會被修補好,區塊鏈已經在開發中,以減少能源消耗,提高安全性和可擴展性,由于去中心化的興起,沒有理由相信明天的加密貨幣會與比特幣或以太坊完全相同。

Market News

疫後美國財政刺激與全球高通脹並存,令美國與非美貨幣框架分化局面顯現化,美元體系彷彿“失靈”。 疫後在美國財政刺激全面退出前各國已現通脹壓力。進而,在美聯儲尚未Taper的時候部分國家央行已經開始加息,美聯儲與非美央行貨幣政策框架分化局面顯現化。該局面又打破了此前美元體系的諸多規律。比如,美股跑贏非美權益階段通常對應美元升值週期,美股跑輸非美權益階段通常對應美元貶值週期。疫後則相反,去年3月以來美元指數中樞下移,但美股相對非美權益表現則更爲強勁。此外,疫後全球已確認外儲中美元佔比跌破60%,若美債規模進一步大幅攀升,美聯儲就將面臨放棄美債市場穩定性亦或者與非美央行政策完全脫鉤的抉擇。

二、如何理解DeFi、穩定幣、CBDC、NFT與元宇宙間的邏輯關係

加密貨幣 是一種基於區塊鏈技術和分佈式賬簿(DLT),利用密碼學原理來保證交易安全,不依託政府發行的數字資產。以比特幣爲代表的無抵押加密貨幣沒有錨定特定資產,不是任何一個實體的負債,這與我們現實生活中用到的法幣其實有本質區別。嚴格來說,貨幣是指具有交易媒介、價值儲存、計價單位功能的一般等價物。5000年以來,人類貨幣的形式經歷了由食物,到貝殼、到銅器、到金銀、再到私有紙鈔和法幣的演化過程。不斷演化的根本原因,是貨幣供給(數量、便攜、成本)無法滿足貨幣需求,且技術進步(打磨、冶金、造紙)給新型貨幣的出現提供了可能。

DeFi 的全稱是Decentralized Finance,即去中心化金融,又稱開放式金融。DeFi項目大多都在以太坊的區塊鏈上進行,通過智能合約,基礎的金融模塊間相互調用,將不同的金融功能拼接在一起。與傳統金融相比,DeFi有更強的開放性和包容性, DeFi不需要依賴中心化的主體來提供信用背書;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準入;交易具有不可逆轉性,且不會被任何第三方所阻止。

穩定幣 是所謂穩定幣,是指私人部門發行的,基於區塊鏈技術的,1:1錨定某種法幣價值的數字資產。因其以法幣或其他穩定資產爲基準,承諾可以隨時贖回,具備相對穩定的價值,穩定幣在一定意義上承擔起區塊鏈數字經濟裏貨幣的基本職能。穩定幣概念興起源於FACEBOOK的LIBRA計劃,隨後引發各國監管擔憂而不了了之。但2020年以來,伴隨加密貨幣的火爆,作爲加密貨幣交易“計價單位”和“支付媒介”的其他穩定幣規模大幅上升。2014年,泰德公司(Tether Limited)推出RealCoin,並於11月更名爲USD Tether(USDT),成爲在交易所上市的第一批穩定幣,隨後USD Coin(USDC)、Binance USD(BUSD)、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I)、Pax Dollar(USDP)等穩定幣相繼出現。

CBDC 即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其概念可追溯至80年代。198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詹姆斯·託賓就提出應開發一種存款貨幣,即儲戶在中央銀行的記賬式存款,作爲價值儲存和交易支付的媒介,方便央行對金融機構和流通中現金(M0)進行監管。伴隨移動互聯網技術與數字支付手段突飛猛進,疊加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日益崛起,威脅各國貨幣主權,多國央行開始系統研究央行數字貨幣的發行。根據BIS調查顯示,截至2020年底,至少有56家央行在積極探索CBDC。

NFT 加密貨幣去中心化是未來趨勢? (Non 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一種資產類型。在加密資產中與之相對的是同質化代幣(Fungible Token)。例如比特幣就是同質化代幣,類似傳統金融中的證券或貨幣——同一公司的兩股股票,或者兩張百元鈔票之間是完全相同的;與同質化代幣相比,NFT更“個性化”,類似藝術品——每一幅畫每一個雕塑都不一樣。

元宇宙 這個概念最早出現在1992年的美國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中,作者史蒂芬森創造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三維虛擬世界Metaverse,人們可以通過虛擬分身在數字世界裏工作、生活。2021年3月,沙盒遊戲公司Roblox將元宇宙的概念寫進了招股說明書,其致力於打造一個交互式3D虛擬空間,所有用戶可以在虛擬宇宙中遊玩、交流、交友、學習等。

三、疫後區塊鏈金融體系發展加速,穩定幣引發監管關注

(一)疫後美元體系“失靈”加速了加密貨幣 市場發展

(二) DeFi應用快速發展

DeFi旨在利用區塊鏈上的自動化協議,複製現有金融體系的服務,減少甚至完全去除對於託管、清算、中介付款等中心化金融服務的依賴。BIS在12月發佈的季刊中 [1] 曾對DeFi的快速發展及其對於金融體系可能帶來的風險進行了討論。按照BIS的分類方法,DeFi的主要通途可以分爲交易、借貸、投資三類。如果對標傳統金融領域,DeFi目前在區塊鏈數字經濟體系內已有的服務已覆蓋支付平臺、交易所、商業銀行、證券交易商及投資基金等領域。DeFi的本意是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務,也就是說金融服務是通過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自動提供,以期通過削減中介層來提高效率。但按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規模較大的應用如USDT、Coinbase等還是有中心化中間商提供服務,這與傳統金融領域並無太大區別。

ACAMS Today

The Magazine for Career-minded Professionals in the Anti-Money Laundering Field

Classification of the UAE as a Monitored Jurisdiction

Classification of the UAE as a Monitored Jurisdiction

Only A Leap in Consciousness Will End Human Slavery

Only A Leap in Consciousness Will End Human Slavery

Automatización de áreas de cumplimiento

Automatización de áreas de cumplimiento

Detecting and Reporting Organized Retail Crime

Detecting and Reporting Organized Retail Crime

DNA and the BSA

DNA and the BSA

A Three-pronged Approach to Fighting Crypto Fraud

A Three-pronged Approach to Fighting Crypto Fraud

去中心化金融合规:并不遥远的新世界

April 20, 2022

DeFi Compliance: A Galaxy Not Far Away

何为去中心化金融?

在去中心化金融语境下,用户通常用智能合约进行交易。正如 IBM 解释的那样,“智能合约不过是存储在区块链上的程序,在满足预设条件时运行。它们通常用于自动执行协议,使所有参与者都能即刻确定结果,无需任何中间人的参与,也不存在时间损失。它们还可以对工作流程进行自动化,在满足条件时触发下一个操作 。” 1

在智能合约中,用户根据编码到应用程序的一组规则直接相互交流。因此,如果满足条件 A(如拖欠贷款),则条件 B 生效(如借方抵押物被转给贷方)。这些智能合约是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 (DApp),用途多样,包括欠抵押贷款、游戏、博彩等。去中心化金融只是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一个用例,把金融服务带入了加密货币领域。

其工作原理到底是什么?就像传统金融一样,去中心化金融服务需要流动性。但在去中心化金融中,流动性不是来自机构,而是由用户创建流动性池,即锁定在智能合约中的众筹加密货币池或代币池,智能合约则为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中的资产间交易提供便利。许多去中心化金融平台采用自动做市商 (AMM) 制度,允许通过流动性池进行数字资产的自动和无许可交易。

去中心化金融项目是否受监管?

出于反洗钱合规目的,是否需要监管去中心化金融项目?答案是有可能。在美国,美国财政部麾下金融犯罪执法网络负责实施《银行保密法》 2 ,这是美国的主要反洗钱法。该法要求,所有货币服务企业(提供资金转账服务或从事资金转账业务的个人或实体,如“货币服务提供商”)实施和维持现代版的风险为本反洗钱制度。在 2019 年的一份指南中,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明确表示,许多加密货币服务企业都是货币服务企业。根据美国联邦当局的定义,以任何方式接受货币、资金或其他“货币替代价值”并将其从一人转至另一人或地点的人都属于“货币服务提供商” 3 。根据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说法,虚拟货币“具有与货币等值的价值,或充当真实货币的替代品 4 。”因货币服务提供商是货币服务企业的一种,所以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经纪人、保管人、ATM 和大量其他实体建立反洗钱合规制度。此等要求包括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登记造册、维持书面政策和程序、提交可疑活动报告、利用区块链情报解决方案监控交易、筛查钱包、降低欺诈和金融犯罪风险等。

美国的问题是去中心化金融项目是否属于货币服务企业,并因此需要实施风险为本的反洗钱合规控制。尽管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和全球监管机构迄今对去中心化金融大多保持沉默,但在 2021 年 10 月的指南中可以找到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的声音。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是由 39 个成员国组成的工作组,是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工作的标准制定机构。联合国“全球反洗钱计划” 5 最近发布指导意见,首次提出要解决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监管复杂性问题。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用“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 来指代加密货币服务企业,如被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当作货币服务企业进行监管的那些企业。工作组解释称,部分去中心化金融项目有可能是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因而负有合规责任。具体来说,根据指南,智能合约或软件程序不是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然而,有的去中心化金融项目只是使用了“去中心化金融”或“去中心化”的说法,实际上是中心化的。因此,可以像其他加密货币服务企业一样对这些项目进行监管。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开发了一个功能性的“所有者 / 运营者”加密貨幣去中心化是未來趨勢? 测试,用于确定去中心化金融项目是否是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该测试认为,可以将“维持控制或影响的……创建者、所有者和运营商”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即使项目表面上看起来具有去中心化的特征 6 。根据新的“所有者 / 运营者”测试,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认为,控制标志包括对项目施加控制或与用户保持持续性的关系。

  1. “是否有个人或实体表现出对资产或服务协议本身的控制权?
  2. 是否有个人或实体“在您与客户之间建有业务关系,即使这是通过智能合约履行的关系?”
  3. 是否有个人或实体从提供给客户的服务中获利?
  4. 4. 是否有其他所有者 / 运营者标记 7 ?”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明确指出,一个国家或地区应从广义上解读测试,如果确定所有者 / 运营者测试适用,则“所有者 / 运营者应在启动或使用软件或平台之前进行洗钱 / 恐怖融资风险评估,并采取适当措施,以持续性和具有前瞻性的方式管理和缓释这些风险。” 8

货币服务企业如何安全地参与去中心化金融项目?

  • 在参与去中心化金融平台项目之前对风险敞口进行预筛查。
  • 参与后对去中心化金融平台进行持续监控。
  • 根据风险为本的方法调查并向公司监管机构报告可疑活动。

Ari Redbord,TRM 实验室法律和政府事务主管,华盛顿特区,[email protected], Twitter: @ARedbord